首页 > 车评 > > 正文
2022-10-19 10:54:41

Stellantis在中国将不再推出国产车型

导读 这两天,神龙应该郁闷了。刚发文庆祝今年累计销量突破10万,连续23个实现增长,就挨了法方股东一记重锤。Stellantis首席执行官唐唯实(Carlo...

这两天,神龙应该“郁闷”了。

刚发文“庆祝”今年累计销量突破10万,连续23个实现增长,就挨了法方股东一记重锤。Stellantis首席执行官唐唯实(Carlos Tavares)表示,可能会停止在中国生产汽车。不知道这个发言中方合作伙伴是否提前知悉,毕竟Stellantis是有过单方面宣布合资项目终止的率性行为的。

如果消息属实,这意味着,Stellantis在中国将不再推出国产车型,

如果Stellantis真的计划全面停止在中国生产汽车,对标致和雪铁龙采取轻资产模式,像Jeep品牌一样保留进口业务,那相当于全面放弃中国合资市场了。作为Stellantis目前在华仅存的合资品牌,神龙汽车的未来或许堪忧,刚有起色的“元+”复兴计划成果也算是被全盘否定了。

“轻资产”模式or退出合资模式?

据唐唯实透露,Stellantis可能会在中国市场对标致和雪铁龙等品牌采取“轻资产(asset-light)”的模式。而早前,宣布在中国暂停生产Jeep时,Stellantis也是称采取轻资产模式。

要知道,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和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FCA)合并组成的Stellantis,在中国市场都是“失败者”。无论是已经退市的广汽菲亚特、广汽菲克,长安标致雪铁龙(DS品牌),还是现在仅剩的合资品牌神龙汽车,都已处于边缘地位。

而相比在中国市场遭遇的失败,Stellantis在全球市场正春风得意。财报显示,Stellantis上半年的营收为879.99亿欧元,同比增长17%;调整后营业利润达124亿欧元,同比增长44%。在欧洲、北美等五大市场调整后息税前利润率都超过10%。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向将追求成本控制和持续盈利为目标的唐唯实团队,改变了在华经营策略,开始执行轻资产模式。

Stellantis是在今年3月针对中国市场发布了轻资产商业模式,““中国市场:轻资产商业模式以降低固定资产,净营收达200亿元”。简而言之,即“精简资产”。彼时业内人士就表示,汽车行业并不存在轻资产模式,因为有工厂、销售和金融业务等重资产项目。

或许从那时起,Stellantis就在重新思考合资项目存在的必要性,为终止广汽菲克合资合作做准备了。7月,由于就“将广汽菲克持股比例提升至75%份额”没有谈妥,Stellantis单方面宣布广汽菲克退出中国市场。唐唯实公开指责,广汽集团不想遵守两家公司签署的具有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双方信任崩裂。这“惹怒”了广汽集团,指责Stellantis不尊重中国市场。

此次,唐唯实又再发“计划全面停止在中国生产汽车”之言,“如果我们推进这一战略——这就是我们目前的战略——那么我们就不需要中国的工厂了”。他称,Stellantis可以从欧洲或美国生产的汽车进口纸,“我不确定它们(工厂)是否不可或缺”。他的一番言论,将另一合作伙伴东风集团、Stellantis中国区、神龙汽车都推入了舆论焦点。

有消息显示,Stellantis中国区、神龙汽车对此事不予置评。据悉,针对神龙汽车的发展,东风集团与Stellantis正在商谈新的战略规划。犹记得3月确定Jeep在华执行轻资产模式前,也对外透露了类似消息,即将发布全新战略规划。

同样是在巴黎车展,唐唯实透露,Stellantis将提高在法国的纯电动车型产量,计划在美国、加拿大或墨西哥再建两座电池工厂。

及时止损而已

Stellantis计划在华全面执行轻资产模式,主要还是为了即使止损。因为,在华的合资品牌没有一家挣钱的,还需要持续输血维持经营。

目前,神龙的销量虽然重回“10万+”行列,但距离实现收支平衡仍有距离。数据显示,仅2018年-2020年三年,神龙合计亏损高达60余亿元。去年,仍未能实现盈利。

从此前发布的战略规划来看,股东PSA也做好了长期输血神龙的准备。神龙“元”复兴计划有提到,到2037年,PSA每年将向神龙提供1亿元,用于东风标致和东风雪铁龙的品牌建设及渠道发展,并补充神龙的现金流。如果确定对标致和雪铁龙执行轻资产模式,不知这一承诺是否会继续履行。

对于广汽菲克,或许从2月开启股权谈判时,就已注定了结局。在Stellantis宣布广汽菲克退市后,广汽集团同时发文表示,“广汽菲克近几年持续亏损,且今年2月以来一直无法恢复正常生产经营。”从广汽菲克产能数据来看,3月就出现异常,当月仅生产了1辆。多家Jeep经销商告诉盖世汽车,广州工厂关闭后,国产车型就开始停产了,当时他们对两大股东的股权谈判还抱有期待。如今,广汽菲克一工厂已被埃安接盘,改造成广汽埃安第二大生产基地。长沙工厂或许也将按此程序执行。

广汽菲克亏损同样严重,截至今年6月30日,负债总额高达81.8亿元,负债率为107%。仅去年,广汽菲克净亏损就超30亿元。

与此同时,地缘政治冲突升级,可能坚定了Stellantis改变中国市场经营模式这一决心。9月时,Stellantis旗下欧宝品牌因地缘政治冲突,暂停了进入中国市场计划。略早前,唐唯实接受采访时还曾表示,由于一些因素,Stellantis在中国经营工厂的风险越来越大。

不过,由于相关方都对唐唯实的“发言”未做过多回应,神龙汽车的未来到底如何,还需等待双方股东的商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