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 正文
2020-04-26 16:16:35

苹果的AR眼镜值得苹果手表式的early access发布

苹果公司(Apple)本周披露,其可穿戴设备部门“目前的规模相当于《财富》(Fortune) 150强企业的规模”,在2019年的营收超过200亿美元,在假日季的营收超过100亿美元。这提醒了分析师,尽管苹果手表(Apple Watch)和AirPods的发布不光彩,但它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虽然AirPods最初主要受到制造延迟和实用性或时尚性问题的困扰,但2015年的原版Apple Watch基本上是测试版硬件——这款设备太糟糕了,以至于苹果在2016年发布了“系列1”的替代产品后,几乎忽略了它。

但那块最初的苹果手表对苹果和它的客户都有几个重要的用途。首先,它促使苹果公司在后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时代重塑自己的形象,聘请了时尚和奢侈品零售领域的专家来帮助营销和销售新设备。其次,它让开发人员对“智能手表”的用途有了直观的初步认识。第三,不管是好是坏,它让苹果衡量用户的反应,这样它就可以安全地选择“马力超过电池寿命”的路径,这将在未来的每一款机型中出现。

在发布其首款手表5年后,苹果似乎即将发布其下一代可穿戴设备——增强现实眼镜。一个主要问题是,在向公众发布这款手表之前,苹果将在多长时间内继续研发这款手表。它会等到AR眼镜和Apple Watch Series 1一样完成吗? Apple Watch Series 1可以说是普通用户应得的最低限度了。它会不会被苹果手表(Apple Watch)系列4所取代?苹果的前设计师们最近透露,苹果手表系列4是他们最初设计计划的体现。还是先发布另一个已经完成了80%的“0系列”版本?

尽管我并不后悔在几个月的不满意表现后抛弃了最初的苹果手表——就像许多人做的那样——但我实际上希望苹果的AR眼镜也能遵循类似的发布时间表。这主要是因为我认为第三方开发者确实需要时间来使用可穿戴设备而不是手持设备来公开测试AR应用,即使是早期的采用者也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AR可穿戴设备。

在Apple Watch最初的日子里,一些开发者试图为这个平台发布成熟的游戏和复杂的应用程序。但一旦人们真的戴上了这个设备,就会发现没有人会为了长时间使用而一直举起手臂。快速、可浏览的交互是关键,这一认识扼杀了许多开发者最疯狂的可穿戴梦想,只是在他们的时间和金钱被浪费之后。

尽管在开发社区中有一些对增强现实的热情,但没有人真正确定现实世界的使用模式将适用于消费者增强现实眼镜。在硬件方面,谷歌Glass证明,试图将AR可穿戴设备改造成时尚和公众接受的方式(完全)行不通,因此,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愿意戴多少眼镜、在哪里戴,仍然存在一些门槛问题。当Nreal Light对消费者可用时,其中一些问题可能会得到初步的答案,但如果苹果计划推出一些本质上不同或更好的产品,它可能无法依赖竞争对手的经验。

AR的软件方面还有很多问题。在没有苹果AR眼镜的情况下,开发人员一直在使用ARKit软件开发用于ipad和iphone的AR应用程序和AR游戏,但大多数已经发布的东西都是些让人遗忘的新奇玩意。除非你认为Snapchat的镜头和陆地标记是AR,否则在这一领域只有一个世界一流的成功——《精灵宝可梦Go》——而它的开发者Niantic显然正在创建自己的AR硬件和软件平台。

让苹果AR眼镜的“80%在那里”进入开发者和早期采用者的手中,将有助于引导大量的开发工作,并可能以一些积极的方式塑造新生的消费AR行业。借用游戏行业的一个主题,我将其称为“early access”,但有一个重要的附带条件:就像最初的苹果手表一样,不应该有特别的定价,也不应该限制谁可以在第一天购买眼镜。谷歌和微软(Microsoft)都在第一代增强现实(AR)耳机上搞砸了这一切,它们限制用户的初始访问权限,并将设备的定价定在主流用户永远不会接受的水平。苹果应该提供它最初的愿景,包括所有的缺点,以及它希望用于后续型号的同样的定价和广泛的可用性。

苹果手表(Apple Watch)推出较早,但不具备将使第二代产品受益(并成为未来所有版本的标准产品)的功能,但这并没有损害它的地位。随后,Apple Watch每年都变得更好、更主流。这也没有影响到iPad,它也同样地在后来的几代人取得成功之前,先卖给了多少有些怀疑的初期用户。

在过去的几周,苹果公司首席执行长库克(Tim Cook)特意叫了即将到来的基于“增大化现实”技术的重要性,说上周在爱尔兰,“下一个大事件,它将弥漫我们的一生”——一个点他在本周的季度电话会议上重申了与金融分析师。三年半以来,他一直在发表类似的声明,就像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他在苹果(Apple)的前弟子们过去常说的那样,现在是时候让真正的艺术家来做了。因此,我们希望硬件能尽快走出苹果的实验室,进入用户的大脑,这样我们这些仍然对技术感到兴奋的人就能开始适应未来。

相关推荐